英國在香港身上插了多少刀 英國人自己都看不下去

英國在香港身上插了多少刀 英國人自己都看不下去
英國在香港身上插了多少刀 英國人自己都看不下去 时间:2019年11月29日 14:30  稿件来源:環球網 資料圖:英國首相府邸-唐寧街10號。來源:新華網   英國這些不幹實事、借炒作香港問題在本國刷存在感的政客,已經形成了一張利益網,他們的行為也讓越來越多的英國民眾感到不滿。   在褫奪了香港愛國愛港代表人士之一何君堯的名譽博士學位(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後,一幫英國政客又在推進新的行動,而且把目標對準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在剛剛進行的香港區議員選舉中,這些英國政客還借“觀察”的名義來到香港,不僅在建制派候選人街站點出言挑釁,而且還幫泛民派候選人公開拉票,甚至還與香港反對派大佬舉行小範圍“密會”。   而英國這些不幹實事、借炒作香港問題在本國刷存在感的政客,已經形成了一張利益網,但他們的行為也讓越來越多的英國民眾感到不滿。   1   作為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之一,布爾福德(Luke de Pulford)參與了推動何君堯母校——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ARU)褫奪何名譽博士學位的行動。   在11月24日香港區議員選舉期間,布爾福德以“國際觀察小組成員”的身份來到香港,專門跑到何君堯宣傳站點當面挑釁“是我推動褫奪妳的學位”,結果被何反諷“祝妳好運”。   布爾福德並沒有善罷甘休,他在推特上宣布,下一個目標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017年5月,林鄭月娥獲英國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頒授榮譽院士頭銜。   他要鼓動英國劍橋大學褫奪林鄭月娥的榮譽院士頭銜。   這位布爾福德今年才35歲,並非什麽英國政壇響當當的人物。2010年9月英國BBC曾刊登過一篇文章,采訪了幾位神父見習生,而布爾福德當時就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員。   所以,這也決定了布爾福德只是那些英國老奸巨猾政客下面的走卒。比如,在何君堯被褫奪榮譽學位的行動中,寫信給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的是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勛爵(Lord Alton)   此人是英國國會跨黨派小組(All 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APPG)副主席,之前他曾聯合該小組主席貝內特(Baroness Bennett)以及自由民主黨上議院外交事務發言人諾貝奧韋爾給劍橋大學寫信,要求撤回林鄭頭銜。   但是,被劍橋大學拒絕了。   作為有著鮮明反華立場的英國政客,奧爾頓和布爾福德在香港舉行區議員選舉期間,一點都沒閑著。一方面公然在港協助泛民派競選,另一方面還私下會見了禍港亂港頭目黎智英及陳日君。   至於這四個人在暗戳戳地謀劃什麽,刀哥覺得用腳趾頭想也能想得到。   奧爾頓和布爾福德這種還算是台前的英國政客,還有一種是待在幕後“遙控指揮”的英國反華亂港政客,比如英國執政黨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羅傑斯。   此人曾在2017年10月11日入境香港時被拒。據當時的英國《衛報》報道,經常批評中國的“人權活動家”羅傑斯當日上午搭乘泰國航空從曼谷前往香港,在入境時被香港入境處職員截停並拒絕入境,原機遣返。   羅傑斯曾於1997至2002年間在香港定居,並多次以“人權”為借口,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香港“東網”稱,2017年那次羅傑斯到香港,就是為了探望因非法“占中”被判入獄服刑的黃之鋒等人。   有媒體披露,布爾福德其實就是羅傑斯手下的“門徒”。   2   由於第二次脫歐大選的臨近,眼下英國政府和議會停擺,北邊的蘇格蘭鬧著要獨立,北愛爾蘭那邊一直無政府,英格蘭東南部水災肆虐,民眾叫苦連連。這些英國人自家的煩心事都已成了老大難問題,可是英國政壇一些人權活動家和落魄政客卻不怎麽關心。   因為在人權問題上,英國人熱衷於舍近求遠,先人後己。以所謂“人權”和“民主自由”為幌子,在前殖民地搞事。這更是一些英國政客死也不會扔掉的一個傳統。   香港回歸後的22年間,英國政府每半年向議會發布一次香港報告,至今已經發布了45份,在10月底發布的最新一期中,更是詳列了近半年來英國政府幹涉香港事務的“時間線”。   這些英國政客認為,19世紀的兩次鴉片戰爭,以及20世紀初對新界的強行“租用”,構成了英國對香港的“歷史責任”。而實際上,這種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歷史責任” ,正在成為英國無底線糾纏回歸後的香港、成為香港不穩定的動亂之源。   無視自己在香港問題上的歷史罪惡、強調根本不存在的歷史責任,無視在現實中暴徒於香港制造種種反人類和反社會暴行,英國政府的香港報告及一次又一次的外交聲明,以“人權”為幌子,譖權越位,行的是新帝國主義霸權之實。   2018年秋,以英國為根據地的反華組織“香港觀察”在英國保守黨年會上悄悄地組織“港獨”邊會, 邀請老中青三代亂港頭目與會,其中包括李柱銘、戴耀庭、羅冠聰等人。   “香港觀察”發起人羅傑斯在會議中公開煽動: “未來香港就是要發動更多的青少年參與街頭抗議。”他指著講台下的羅冠聰說,“這些人要比妳還年輕 。”   看看2019年6月開始的“修例風波”,那些年輕的暴力黑衣人,妳會好奇羅傑斯為什麽能在近一年時間之前,那麽自信地“預料”到事態的新變化。   在海外社交媒體領英上,英國人馬修·傑米森如此形容羅傑斯:   英國保守黨其實是一個在世界上,或者說哪怕僅在英國,也並不以“保衛人權”著稱的政黨。因此妳也許會好奇,羅傑斯這個矛盾體、保守黨的人權鬥士到底是什麽?   事實上,羅傑斯並不單純是一個保守黨的人權鬥士,他還是英國軍情六處的特工,一名被派往各地收集情報搞事情的間諜。他雖然披著保守黨“人權鬥士”的皮,但對於我們知情者而言,他其實是來自保守黨以及對外情報機構里的惡毒反華派,典型的保守新帝國主義者,假高尚,虛偽而自大,他的文章里充斥著對中國政府 中國人民以及中國領土最惡心而無知的攻擊。”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跟羅傑斯混在一起的英國政客,也都是以攪亂其他國家為“己任”。比如,和羅傑斯主辦這場港獨峰會的保守黨前議員菲奧納·布魯斯,在英國選民心目中也有著惡劣的形象。   在社交媒體推特上,她所在選區的選民指責她:“菲奧納·布魯斯稱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她至少有79次在議會投票中支持減少福利,她支持轟炸阿富汗、敘利亞、伊拉克,還有利比亞 ”。   與羅傑斯一樣,布魯斯不關心本國的人權,但是熱衷於支持香港的反政府示威。不久前,她在英國議會主持召開了一個頒獎活動,在香港騷亂最嚴重的時刻,授予亂港頭目黃之峰“大本鐘獎”。   3   在英國,像羅傑斯這樣仍懷著“新帝國理念”的政客並不少,於是他們形成了一個利益團體,遊說那些有同樣政治偏見的議員,四處給英國的大學、機構寫信,宣揚對香港事態發出“英國的影響力”。   這些無恥的小伎倆也許在英國能夠顛倒黑白、影響輿論,但是這些上躥下跳的舉動,改變不了他們鼓動香港暴力的醜陋嘴臉。面對國內外的質疑聲,羅傑斯寫文章詭辯聲稱,他也不支持襲擊警察的暴行,但是他理解香港年輕人。這顯然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說法。   值得一提的是,羅傑斯和他蠱惑的幾個末流政客,均有極端宗教背景。而利用宗教進行顛覆暴動,是這批人在亞洲某些國家(包括緬甸、印度尼西亞等國)一直進行的嘗試。   面對這種英國式的虛偽做作,英國人自己最了解,在社交媒體facebook 上,一位英國網友在一個反對支持香港抗議者的帖子後評論說:   “我為這一切感到擔憂,作為前殖民統治者,在1949年我們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本可以讓香港獨立,但是我們沒有。   我們本可以在統治香港時實施民主,但是我們沒有。相反,我們把彭定康送過去當港督。那就是一個未經選舉的被洗腦的政客。當英國人在香港時,有殺戮抗議者的傳統。後來收留了很多越南船民, 現在正是他們在香港鼓動獨立 ……”   除了英國政府制度性的公開幹涉,在近年發生的一系列非法抗議活動甚至是暴亂活動中,一些英國政壇邊角余料充當了策劃者和輿論急先鋒的角色。   英國是一個以007著稱的國度,英國特務機構的某些人員,披著宗教和人權的外衣,熱衷在香港參與組織策劃政權和制度顛覆。   作為中介機構,他們為香港極端反對勢力尋求美國進一步的資金和政策支持牽線搭橋,自己也從中獲得巨大金錢和政治利益。當一些香港年輕的暴徒在街頭揮舞英國米字旗和美國星條旗時,正是與這些海外幕後指揮者遙相呼應。 【編輯:马华】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kingsandfools.com